醫療疏忽的常見類別 醫管局準則和機制

醫療疏忽的常見類別

醫護人員的「行為」或「不為」(act or omission)是否稱得上是「疏忽」;技術和照顧未乎這水平,是頗為籠統的說法,不能幫助我們掌握某件醫療事故是否存有疏忽情況。但憑著我們過去的經驗和所掌握的法律知識,最普遍的醫療疏忽的事例/常見類別包括:

  • 診斷失誤(failure in diagnosis)、處分藥物出錯。
  • 延誤診斷
  • 未經病人同意(consent)進行手術和治療、沒有知會(inform)病人手術和治療上的風險(risk)、錯誤的醫學意見和遺留(negligent advice and omissions)。
  • 手術出錯低水平的治療(substandard treatment),最常見的案例包括使用麻醉藥上的失誤、不合水平的內外科手術、在病人體內留下手術儀器或用品(retained surgical products)如手術刀、棉花、紙巾、海棉、試管。
  • 產程傷害 : 絕育或避孕手術失誤令致錯誤懷孕。
  • 被醫院儀器(如x光照射、電療)或化學品燒傷(burns)

醫管局尋求庭外和解/交由法庭裁決準則和機制
在決定是否與申索人商討尋求庭外和解時,醫院管理局(醫管局)通常會依照其醫治失當保單承保機構所委派的法律顧問的意見行事。據我們了解,承保機構所委派的法律顧問會考慮個案的事實和申索的理據是否充份。

什麼是醫療疏忽?

醫療疏忽及專業責任保險計劃

什麼是醫療疏忽?

病人有權期望醫護人員提供足夠、合理和體貼的服務,但不幸地有時醫生、護士和護理人員, 疏忽大意,導至病人得到的照顧低於水平,讓病人受到傷害的危險。

英國有一著名醫療疏忽案例Cassidy v Ministry of Health (1951年)說明醫院和醫院機關對病人存在不可下遞的責任(non-delegable duty)。而醫療疏忽的索償案件,往往同時間指出醫院或醫療機關未有設置或施行一套恰當的院內治療和跟進(proper system of institutional treatment and after-care),明顯的事例程序包括:

  1. 提供足夠的手術儀器供治病用;
  2. 備有足夠的專業人手處理難產事件;
  3. 適當治療傳染病人和分隔防止傳染其他病人;
  4. 監管屬下醫護人員上失誤(failure to supervise staff)

醫療疏忽及專業責任保險計劃

香港的法律認同醫療疏忽所致的受害人有權就可歸咎於侵權人失誤而蒙受的損失,獲得法庭頒令給予十足的賠償。醫療疏忽人賠償是人身傷害賠償的一種。

普通法損害賠償原則 

根據普通法評估醫療傷害個案申索應獲得的損害賠償時,原則是在金錢能作出補償的範圍內,使受害人可以回復原來的狀況。除特殊情況外,所給予的損害賠償純屬補償性質,而非懲罰性質。

普通法亦認同犯錯者應為自己的行為或錯失所引致的後果負責。

醫療保障協會管理的專業責任保險計劃

目前香港有幾種商營的專業責任保險計劃可供醫生投保。這些保險計劃是通過醫療專業機構(如香港醫學會、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及香港西醫工會)安排投保。醫療保障協會單靠收取會員繳交的會費維持運作,如會員因執業而面臨醫療疏忽索償或其他與醫療有關的法律挑戰,以致須繳付法律訴訟費及相關損害賠償,該協會會為會員提供彌償。醫療保障協會管理的專業責任保險計劃,是目前唯一可供從事婦產科、神經外科學、整容外科等高風險專科醫生投保的保險計劃。

專業責任保險保費

由於各專科的索償次數和金額是與專科執業的潛在風險各異有關,因此從事某些高風險工作的專科醫生便須負擔較高昂的保費。近年醫療索償個案數字和賠償金額增加,,令醫療保障協會調高專業責任保險計劃保費。

醫療保障協會並非保險公司,而是一間以收取會費形式在40多個國家運作的互惠醫療保障協會。在會員面臨疏忽索償時,該協會會按該會員的過往記錄,酌情就法庭所判處的法律訴訟費及損害賠償提供十足彌償。

公營醫療機構保單保障

公營醫療機構醫生獲僱主安排一份總保單保障,承保範圍包括他們在受僱期間行醫所引起的法律責任,但這些醫生很多亦選擇自行購買專業責任保險。不論這些醫生是從事何種專科,醫療保障協會都會向他們收取標準保費,金額比向私營醫療機構醫生收取的保費低很多。